小优视频app官网

  小优视频app官网 “——求婚?”

   叶妩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看向司凛,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没睡醒啊?还是做恶梦了?”

   本来好好的气氛,被叶妩啪啪的这两下彻底删没了。

   司凛哭笑不得的按住了叶妩的手,“当我在跟你说正事的时候,麻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正事?”叶妩看了一眼司凛,故意冷漠的撇了撇嘴,带着些讥嘲口吻的调笑道,“司凛,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之前告诉过你的,我们两个……现在只是合作伙伴,你说什么求婚之类的鬼话,未免有些不太冒昧吧?”

   对于叶妩的这种态度,司凛早就习以为常了,挑了挑眉梢,手臂支撑着身体,从侧卧的姿势向前猛地一倾,整个身体几乎都压在了叶妩的身上!

   我凑!

   叶妩差点被这么一招的“泰山压顶”,压得爆出了粗口!

   某人的身材虽然从外表上看起来修长瘦削了些,但绝对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体型,身上每一处那是结实紧致的肌肉,可想而知他的体重如何,不用提别的地方,小腹那里的六块腹肌和狭长的人鱼线不是闹着玩的……

   嘶,不能再想了!

   叶妩强行会散脑海里关于司凛赤裸着上半身的画面,用手背碰了碰嘴角,确认没有丢脸的流下口水之后,这才略显尴尬的瞪向司凛,“你干什么啊?!快滚下去,压死我了!肯定是这阵你又胖了,肥死你得了!”

   司凛放肆的轻笑不已,用自己的鼻尖点了点叶妩的鼻尖,几乎能清晰的看得到叶妩脸上每一根细微的小绒毛,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吻她的唇角“我到底有没有发胖,你可以自己亲自检查一下啊……快擦擦口水,都快流到枕头上了。”

   性感诱人清纯妹子粉色泳衣湿发写真图

   “才没有流口水!”叶妩闪避着眼神,不敢跟司凛直接对视,连被偷亲了都没来得在意。

   司凛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肘拄在叶妩肩上方的被子上,用自己的手紧紧地挽起叶妩的手,而另外只手的拇指和修长食指只是略微拨动一下,动作极为缓慢而带着点引诱味道的从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开始解开,从喉结到锁骨,再到浅蜜色的结实胸膛,再到西装裤的腰带,六块腹肌以及引人遐想的人鱼线……

   或许是禁欲压抑太久的缘故,在某一个瞬间,叶妩真心想把这个妖孽再推一次!

   再然后,——她真就这么干了!

   妖精打架,从早晨九点多吃完饭,一直打到了下午两点多,或许是因为禁欲太久的缘故,这一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最后是以两人的筋疲力竭作为结束号角,司凛抱着叶妩直接进了浴室里,简单的清洗了一番,又换了套干净的被褥,这才将叶妩从浴室里“取”回来。

   躺在床上,叶妩呆呆的望着天棚,忽然单手捂住眼睛,哭笑不得之余,还后悔得要死……

   该死的!她又上了司凛这个家伙的当!连这种拙劣的美男计都用上了,更合可恶的是,她居然真的上当了!

   可想而知,急切希望跟叶妩恢复关系的司凛,有了这一次的“妖精打架”,以这个男人无赖无耻脸皮厚的德行,便有了更加光明正大的理由,要求跟叶妩恢复关系……

   果然不出叶妩所料,还没等她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挥退,某男便正大光明的光着躯干钻进了叶妩的被子里,然后理直气壮的将人搂在自己怀里,无比满足而惬意的用下颌蹭了蹭,“果然还是抱着自己女人睡觉,来得舒坦啊。”

   叶妩无语的用手肘撞了撞司凛的肋下,“就算是没受得住你的美色诱惑,也并不代表着我跟你的关系有什么缓和,我们还只是合……”

   话只说了一半,叶妩的嘴就被司凛给捂上了,然后低头瞟了一眼她,只甩出一句话来,“堂堂叶家大小姐,莫不是用完了男人,就想赖账?裤子还没穿上呢,就不认人了,始乱终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点吧?”

   叶妩差点被这话给噎死,这个家伙现在连点最起码的节操都不要了?!

   当初初遇那会,叶妩要推了这货的时候,人家可是亲口说的,就算是男欢女爱,他司凛也由不得被一个女人给强推了,事后叶妩想甩出支票说包了他时,这货还把支票反塞了回来,非要纠结是他自己包养得她……

   可现在,两年过去,这个家伙居然已经无耻到厚着脸皮指责自己始乱终弃?

   她可以默默地缅怀一下当初那个尊贵倨傲得无以复加的男人吗?跟现在躺在床上的无赖货,简直就是两个人!

   司凛抬手,扳起叶妩的脸颊,瞧见她脸上的扭曲无奈之色,脸上的邪魅调侃之色越发浓重,指尖弹了弹她的额头,“吊了我这么长时间的胃口,我装孙子装得都快跟你一个姓了……差不多也行了吧?”

   叶妩闷闷的撇了撇嘴,却温顺的躺在男人的怀里,没有分毫的挣扎。

   司凛轻笑,再度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惬意而满足的长叹了一声,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难见的肃穆与凝重,“……叶妩,对不起。”

   叶妩略微抬起头,正好撞入司凛的眼帘之中。

   瞧着她隐忍中略带着一股子委屈的眼神,司凛只觉着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狠狠地碾压过似的,咬了咬嘴唇,终于以最为细微的声音,附耳道,“……凤姨手上有一部分权力,本应是属于我司家的。”

   “你是……”叶妩眼底流露出一抹精芒,恍然所悟。

   司凛略微犹豫了一下,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叶妩呲了呲牙,然后……照着司凛的脸颊上,便是一个清脆的耳光!

   也幸而她现在是斜躺在司凛怀里,这个角度打人,根本用不上太大的力气,只是略微在司凛的脸上留下一道轻微的红痕。

   司凛硬生生的受了叶妩的这一耳光,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吧?”叶妩寒着脸,俏生生的盯着司凛,“用不用我跟你解释一下?”

   司凛感受到脸颊上轻微的刺痛,苦笑不已,他早就料到了,只要跟叶妩说出这话来,他肯定会挨揍的,可是时至今日,他却再也不想瞒着她了。

   “委屈吗?”叶妩死死地盯着司凛。

   “……不委屈!”司凛立马很没节操的摇头表忠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叶妩冷冷的哼了一声,“还有呢?”

   司凛银灰色的眸子里释放出一抹疑惑的眼神,似乎真的不明白叶妩在问什么,“还有什么?”

   “不知道……是吧?”叶妩阴测测的扯了扯嘴角,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挣扎着就要坐起来,一边嘟囔,“叶氏集团那边还有事,我就不奉陪了,司少自己在这里躺着吧,我就不奉陪了。”

   摆明了,叶妩这是又要跟他划清界限。

   眼瞅着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又要化为乌有,司凛额头上的冷汗都快流下来了,只觉着哄好一个叶妩,简直比他夺回家族权力还要来得更累……

   “我说!我说还不行么……”司凛赶紧坐起,痴缠住叶妩。

   叶妩骄傲得跟个小孔雀似的扬了扬下巴,斜睨了一眼司凛,一副“看你表现”的意思。

   “好吧,”司凛硬个头皮,脸颊上闪过一抹可以的尴尬之色,只好慢吞吞地道,“那些日子,你脖子上戴着的信号炸弹,早被我换成了假的,而且那只毒兽豹的左眼里,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晶状体,而是一只微型摄像头,可以时刻监控你身边的状况,同时……我还将我自己的贴身死士派到你那里,以确保你的安全。”

   “别告诉我,就只有这些啊。”叶妩幽幽冷笑道,“以你的头脑和心智,如果仅仅是为了拢权这一个目标,你不可能会冒着拿我当棋子的危险……”

   司凛颓丧的苦笑了一下,揉了揉叶妩的脑袋,让她重新躺好,自己则也紧贴着她躺下,这才继续道,“……我等不及了。”

   “什么等不及?”叶妩倒是没太领会司凛的意思。

   司凛深呼吸了几次,再度抬起头,狭长的眼里居然迸出一丝的怒火,低沉着嗓音怒声道,“你跟君明翊之间的恩怨,耗得太久,我等不及了!我想跟你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想别人见你时,不会叫你君三少夫人,而是会叫你司夫人,更加想要个属于我们俩自己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每一次看见你吃避孕药的时候,我都想抢过来丢掉,然后告诉你,不要再吃了,你有了孩子,我们正好结婚,孩子我养!”

   叶妩傻傻的望着司凛……

   司凛重新垂下眼睑,借以掩去眼底的一切神色,只是愤怒的用手狠狠的砸在了床上,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浓浓的不甘与悔恨,“叶妩,你应该知道的,我的耐性并不好,可是我已经跟你在一起两年了,你为保稳妥,却迟迟不肯向君家动手,一年、两年,你还要我再等多少个两年?!我现在已经二十八岁了,已经不再年少……我们的人生中,还有多少个年头可以在一起?!你知不知道,有些时候我真的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早点来北宁市?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遇见你,虚度了那么多的光阴?甚至后悔自己,那天为什么不及时的阻止你这场和君明翊之间的婚礼?”

   叶妩轻轻的握住了司凛的手腕,阻止他继续砸床的动作,眼圈里微微的泛红,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主动抱住司凛的腰际,“……对不起,司凛,是我太自私了,一直以来,都是我不停的向你索取,是你不停的在付出,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你的感情,却又不顾及你的感受。”

   感受到熟悉的温存与触感,司凛终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摸了摸叶妩的长发,“……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谁让我是你男人呢?”

   叶妩终于破涕为笑,乖巧的将自己蜷缩在司凛的怀里,脸颊贴在对方结实的胸膛上,听着胸腔里传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却在唇角,露出一抹狡黠而诡诈的清浅微笑……

   男人啊,就是要慢慢调教,昔日那个动不动就要掐死自己的百炼钢,不也化为如今惧内的绕指柔了吗?

   司凛的地位太高,个性太过霸道,家族势大,如果叶妩真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跟他在一起也未尝不可,但真的要是这么简单过去了,以后万一两个人结婚生子的,她制不住这个男人怎么办?与其以后操心这些事情,倒不如索性现在就彻底敲掉男人的面子和自尊,从婚前培养他惧内怕老婆的属性,以后真的结婚了,叶妩也好继续在家里称王称霸,长时间养成了这种习惯,男人以后才会老实听话。

   解除了心结,两人重归于好,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在床上一直懒到傍晚六点多,直到李婶敲了敲房门,笑得合不拢嘴的提醒两个人该下去吃晚饭了,叶妩这才懒洋洋的穿上一件家居服,司凛之前搞得太疯了,衣服早被他磋磨得没法穿,叶妩现在的房间里又没有他常穿的换洗家居服饰,叶妩只能先行出去找李婶,让她给司凛在家里找件没穿过的家居服。

   刚出了门,却见容叙也正好从另外一边的走出来,正要下去吃饭,瞧见叶妩红润的脸色,露出一抹隐隐的微笑来,跟叶妩打了声招呼,随即又压低声音,紧跟了一句,“……跟boss合好了?”

   叶妩脸颊上闪过一抹隐隐的红晕,略微点了点头,“嗯。”

   容叙浅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不由得赞许道,“时机把握得不错。”

   叶妩抿嘴一笑,朝着容叙躬了躬身子,“那不还是老师教得好吗?对吧?”

   容叙倒是极为坦然的受了叶妩这一礼,眉眼含笑的点了点头,“学生聪明也很重要,主要是你自己能狠得下心,从春节过后,一直拖到今天,连我都没想到,你……和他,能做到这一步。”

   叶妩浅笑站直了身躯,静静地望向容叙,“如果不是你的提点,——越容易得到的,便越不知珍惜,我也不会怀着这个念头,坚持到今天,所以,这个人情,我叶妩记下了。”

   “不需要记住我的人情,也不用如何的感激我,”容叙同样将视线望向叶妩,四目相对,“只要你以后跟boss好好在一起生活,便是对我的最大报答。”

   叶妩挑了挑眉梢,沉默了一下,神色间似乎满是疑惑不解,“……容叙,你给我的感觉很怪。”

   听见这话,容叙倒是微微的一怔,面露不解。

   “你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和好兄弟,也是他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如果没有你,他不会有如今这般的悠闲自在;可是我不懂,你好像对我……比对他,还要来的更好?更偏心?每一次司凛有些什么小心思,对我动了点什么小算计之类的,好像总是你在旁提点的我,我不懂……你是司凛的人,为什么要提点我?容叙,说真的,我真的不懂,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叶妩若有所思的看向容叙,忍不住出声问道。

   容叙略微沉吟了一下,含笑追问,“还有呢?索性不如把你心里的所有疑问,全都说出来。”

   “还有……”叶妩脸颊微微的泛起红晕,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慢吞吞的道,“还有……两年前的今天,为什么选择我?司凛要任何一个女人,你都会为他准备好,可你为什么要选择那个前一刻还在举行婚礼的我?而且,为什么我在准备对司凛无礼时,恰恰你在兜售那种药丸?这个巧合,也未免有些太过于让人生疑了。”

   容叙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叶妩的疑问,反而径自向前走去,跟叶妩擦肩而过时,终于短暂的停下了脚步,略微抬了抬手,似乎是想……触碰一下叶妩?

   可是很快的,手只是略微抬起,又被他重新放下,微微的叹息声如同一阵微风般撩过叶妩的耳畔,“就当是我……想让你和boss的人生,过得圆满一些吧。”

   叶妩扬了扬唇角,露出个无比狡黠的微笑,从薄唇里倾吐出三个字,“我不信。”

   容叙微微发怔了一下,完全没料到叶妩会说得这般直白而毫无芥蒂。

   “虽然,你似乎在处处维护着我,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我感受不到你的恶意,所以,我选择相信你。”

   说完这话,叶妩扭头看向容叙,妩媚绝艳的面容上,露出一抹令人魂牵梦萦般的魅惑笑容。

   叶妩知道自己故作姿态下的笑容,到底有多么的蛊惑人心。

   容叙看向叶妩,居然同样的,也哑然失笑了一下,可让叶妩失望的是,眼底里除了平和与关切之外,居然一丝欲念波动都没有……看起来,他对她,是真的没有一丝丝的绮念。

   就在两人四目相对的同时,叶妩身侧的房门,咔嚓一声被推开,司凛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准备要走出来,可是却正好看见叶妩与容叙四目相对的那一幕……

   唰的一下子,司凛脸都黑了,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