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_106

“这东西真能卖上个好价钱?”冰娆半信半疑的确认道。

“能!必须能!”黑色大老虎一脸正色道,然后又颇为犹豫的问冰娆:“主人哇,透个底呗,你们到底有没有钱啊?”

钱?

冰娆当然有钱,可是,她那些钱也不知道在冥狱能不能花啊!

正这样想的时候,木谨突然朝她摇了头,冰娆便立即明白了,这意思,他们没有钱…

“我们没钱!”冰娆小声回道。

“我就知道!”黑色大老虎惆怅的用大爪子猛拍了下毛绒绒的大脑门,并幽怨的看着冰娆解释:“主人哇,冥人无钱,在冥狱可是寸步难行的!”

“这样啊!”冰娆轻声道,之后看着黑色大老虎问:“你有钱吗?先借来花花?”

“主人,我们兽兽都是没钱的!”黑色大老虎压根没想到这便宜主人居然还要跟它借钱,遂不知所措的连忙道。706_106

“也是,你们也不吃东西。”冰娆了然道。

“冥狱的食物难吃死了,好吃的又贵,我们吃不起,久而久之,食欲自然就淡了!”黑色大老虎解释道。

“真是怪可怜的!”冰娆同情的说了句,接着又小声问黑色大老虎道:“冥狱的钱,长啥样?”

甜美脸蛋美少女公主裙唯美动人写真

“呐!和这块晶石颜色一样,只不过,是圆形的!”黑色大老虎指着冰娆手中的黑色棱形晶石道。

冰娆听了,不禁有些纳闷,圆形的?怎么个圆形法儿啊?

正想问个清楚,冰娆就见黑色大老虎挠着毛绒绒的大脑袋,一脸羞涩道:“其实,我也没花过钱,只不过,我曾经在好几个冥人身上见过那东西…”

冰娆:“……”

她深深的觉得,问这只黑色大老虎貌似也白问!

对了,他们手中不是有个冥人小喽罗吗?

冰娆想起那人,就问仍然守在青云身旁的地狱凤凰道:“你带回来的那个冥人呢?”

“扔在山洞里了,主人,要找他吗?”地狱凤凰虽然不清楚主人问起那冥人是有啥事儿,不过,它还是火急火撩的去将人从山洞中给拎了出来!

地狱凤凰所谓的山洞,并不是它自己常年居住的那个,而是在它住处边上一个相对小些的废弃山洞,那里,乃名符其实的垃圾场,也是地狱凤凰平日里方便的地方,由此可见,那里的味道得多么**了!

而某个倒霉冥人自从被关进那里,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好不容易重见天日了,他不禁哭得那叫一个稀哩哗啦!

见这货哭得没完没了了,冰娆不禁小脸一板,冷声道:“在哭,就让地狱凤凰吃掉你!”

嘎!

哭声嘎然而止,展枫可怜巴巴的看着冰娆,哭得跟小花猫似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委屈!

同时,展枫也忍不住暗想,这女人真是太恶毒了,居然又威胁他!

呜呜…

没活路了!

“有钱吗?”就在这时,展枫突然听到冰娆这样问,然后,他一脸懵圈的愣了愣,啥意思?该不会想打劫他吧?

其后,展枫主动上交了自己全部财产,一枚储物戒指!

冰娆接过后,神识扫了眼,便忍不住问道:“钱呢?”

戒指里,只有十来块黑色大老虎说过的圆形晶石!

当然,所谓的圆形,准确的说应该是椭圆形,约婴儿拳头大小,那晶石也只有薄薄的一片,看上去似乎一碰就会碎似的!

“都、都在里面了!”展枫紧张道,生怕冰娆嫌弃他穷!

他也确实穷,毕竟,在他断天山脉混得并不好!

“只有这么点儿?”冰娆不可思议道。

“嗯,我、我很穷啊!”听到冰娆真嫌他钱少了,展枫略带哽咽道。

“你到底怎么混的!”冰娆无语的瞥了眼展枫,不解道。

“断、断天山脉的绝大部分资源,都在八大霸主手中啊,我们这些属下平日里连汤渣都喝不上,只有微薄的收入,而断天山脉的东西又贵得离谱,我能攒下这点儿已经很不容易了!”展枫解释道。

“听你这意思,还挺自豪?”冰娆淡淡道。

“不、不!我怎么敢自豪呢,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小喽罗攒点钱真的很不容易,甚至,比我还不如的,都大有人在!当然,比我好的也有,可是,那毕竟是少数!”展枫继续解释。

“还有比你还不如的?”冰娆听到展枫的话,咋舌道。

“太多了啊!这样说吧,我的实力在一众冥皇中虽然算不上最顶尖,但至少也在一流之列,所以,我才能够被八大霸主收为属下,那些实力不如我的,想当八大霸主的属下都没有资格,他们,在断天山脉混得那叫一个凄惨啊!什么时候小命丢了都不知道,更别想提赚钱了!”展枫颇为感同身受道。

冰娆沉默了几秒钟后问:“如果我命你将他们组织起来,你有那个本事吗?”

“你、你想要干嘛?”展枫一脸不安的问道,这凶残女人不会是想要将那些人都咔嚓了吧?

“我能干嘛?”看到展枫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冰娆真心无语了,她可是想要做好事儿呐,要不要这么防着她啊?

“我、我不知道啊!”展枫结巴着道,可以说,他根本就猜不透这女人的心思啊!

“我让你将他们组织起来,自然是想给他们一个财路!”冰娆见展枫竟然这么不相信自己,只能实话实说道。

“真、真的?”展枫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听错吧?这女人要给他们财路?我去!他一定是在做梦啊!

想着,展枫还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几下,顿时疼得他直咧嘴!

看样子是真的,他并没有幻听!

可是,展枫还是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这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心呢?难道之前,是自己误会她了吗?

看到展枫脸上表情变来变去,还颇为纠结,冰娆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接着,她又狠狠踢了展枫一脚,并问:“你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给我把人都组织起来?”

“真的只是想让我们赚钱?”展枫再三确认道。

“不然呢?你觉得我能指望着让你们去杀人?就你们那实力,去了也是肉包子打狗啊!”冰娆略带鄙视道。

之后想起什么似的,冰娆又道:“你该不会还觉得我想将你们一锅端了吧?实话告诉你,我们来冥狱是找人的,不是找麻烦的,但我们也不怕麻烦就是了!而之所以让你将那些人组织起来,我也是真想赚点钱!因为我们现在比你还穷呢!”

冰娆这话说得真是无比真诚,展枫也相信这些人绝对比他穷,毕竟,他可是亲眼看着这些人从那神秘通道内出来的,也知道这些人并非冥狱中人,没有冥狱的通行货币,也是能够理解的!

可展枫想不明白的是,冥狱中人赚钱都没有想像中那般容易,他们这些外人,又靠什么赚钱?更别说,还要带着他们一起发财?

想了想,展枫便小心翼翼的提醒道:“这断天山脉虽说机遇多,上位相对比外面容易,可是,那也得看运气,并且,有时候光有运气也没用,还要天时地利人合才行,毕竟,有钱没命花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我能问下,你们打算如何赚钱吗?”

“不能!”冰娆拒绝的相当直接。

展枫一时傻了眼,这、这拒绝的也太那个了吧?

他深深的以为,既然冰娆愿意带着他们一起发财,怎么也应该透露点消息出来好让自己放心啊,可是,冰娆却是不肯说!

不仅不肯说,冰娆还认真的警告他道:“小黑子,我肯带着你们发财的意思,自然是要把你们收归已用,不然,你以为我是在做好人好事儿吗?我可没那么闲!”

“我知道!”展枫弱弱道,他知道眼前女人绝没那么善良啊!可、可他不是心里不安吗?否则,哪里敢要什么知情权啊!

“知道就好,所以,只要你们乖乖听话,任劳任怨,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冰娆表态道。

“谢谢老大!”展枫很上道,当即叫道。

“先别叫太快,我话还没说完!”冰娆漫不经心的瞥了眼展枫道。

展枫当即神情一凛,他知道,接下去的话应该很重要!

果不其然,接着,他便听冰娆慎重的道“首先,想让我信任你,你必须发血誓效忠于我,其次,不该问的不要问!你要知道,本小姐想找个听话的跑腿儿并不难,不过,我们毕竟先认识了你,所以,我很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来为我们做事,你觉得呢?”

“我发血誓!”快速的思考几秒,展枫当即下定决心道。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拒绝了,只怕他的死期也到了!

而给谁当小弟不是当啊,还有什么,能比活命更重要?

正是抱着此种想法,展枫的血誓发得没有一点不情愿,更主要的是他清楚,只有发了血誓,这女人才会将他当成自己人,才会重用自己!

血誓,于任何一界,效用都是一样的,并且,必须绝对忠诚,若有二心,必将灰飞烟灭,灵魂都不复存在!

发了血誓后,展枫的一滴心头血,便归属于冰娆所有了!

瞬间,展枫也感觉到了自己与冰娆之间那种难以言喻的血脉上的联系,也使得他格外的想对冰娆亲近…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