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_134

第二天上午,陈圆圆从酒店套房里醒过来时,昨夜疯狂的兄弟三人已经只剩下了一个,郭小四一身白色浴袍的正在刮胡子,看见陈圆圆醒过来,满脸得意的道,“圆圆姐,醒了?行了就自己叫东西吃,一会收拾一下,听说今天有一场打猎赛,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陈圆圆斜倚在床上,露出一抹慵懒十足的笑容,任由着身子赤果着,也不说话,只是径自起身,光着身子径自走进了浴室,用淋浴冲了冲身上昨夜疯狂后的痕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二少和三少呢?”

“他们呀,忙各自那一堆烂摊子去了!”说这话的时候,餐车正好推了进来,郭小四径自坐在餐桌旁,向着陈圆圆招了招手,“过来吃早饭吧,吃完我带你去买一套猎装,正好下午有一场野外打猎赛,你跟我去玩玩。”

“好啊。”

陈圆圆甜甜一笑,应了一声,从浴室走了出来,仅仅是在身上裹着一层浴巾,映衬着白皙的肌肤和窈窕的身段,漫步走到郭小四身边,坐进他怀里,舔了舔舌尖,冲着郭小四张开了嘴。

郭小四贱兮兮的笑了出来,用叉子挑起一块蛋煎面包,味道陈圆圆的嘴边。

陈圆圆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又用胳膊勾着郭小四的脖子,将沾了自己唾液的面包块又送回郭小四的嘴巴里,眼神荡漾暧昧的瞟了一眼郭小四。

这么一眼,郭小四觉着自己全身都快酥软了下来……

看见郭小四这副痴痴傻傻的模样,陈圆圆笑得越发迷人,故意在他耳朵旁边吐了口气,这才一副不经意的模样问道,“二少和三少怎么走的这么早?一会他们不一起去吗?”

“怎么?你个小妖精,难道我自己还满足不了你?”郭小四满脸猥琐笑容的恶狠狠亲了几口陈圆圆,这才满不在乎的道,“我二哥负责家里的药材业务,他那边的药材好像今早出了点问题,就跟我三哥一起过去看看……下午嘛,估计应该会过去的。”

两个人腻腻歪歪吃完了一顿早餐,换好衣服,郭小四正准备带她下楼去买件猎装,电梯门刚打开,两人正准备进去,一抬头,看见电梯内的人时,郭小四连摸着陈圆圆屁股的那只手,都瞬间僵住了!

叶妩站在电梯里,笑眯眯的手挽着司凛的胳膊,一身深蓝色格子呢绒猎装,外面罩着一件米色风衣,脚下是一双黑色马靴,脖子上戴着的,依旧是她最近一阵的最爱,那条佛莲盛开的羊脂玉串珠手串和顶级东珠项链,站在电梯间里,脸上挂着明媚开朗的笑容,正跟司凛又说又笑着什么,美得几乎刺眼。

西装背带裤文艺美女街头拍写真

注意到身边人身体的瞬间僵硬,陈圆圆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静静的打量了几眼容貌气质惊艳的叶妩,故意扯了扯郭小四的胳膊,“四少,我们进电梯啊,怎么不进去了?”

郭小四讪讪,拉着陈圆圆就要转身走人,可不等他顺利开溜,却听得电梯里的叶妩浅笑着开口道,“四少?请问,可否是郭家四少?”

郭小四真特么的想说“不是”!

可既然叶妩都在雁江市,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现在否认,等以后再认识,怕是会被耻笑到死的!

想到这里,郭小四只好默默地转回了身子,故意装出一副才认出来的模样,“这是叶小姐吧?我正是郭家四少。”

叶妩抿唇而笑,抬眸正好跟司凛四目相对,耸了耸肩膀,“快进来吧,四少,我还真好有事要找你呢。”

郭小四现在找什么借口都晚了,只好硬个头皮进了电梯,身边幸好还陪伴着陈圆圆……想必这个蛇蝎美人,碍于有外人在场,应该不会发飙吧?

“四少好福气,身边这位女士倒是模样漂亮得很呢。”叶妩故意笑道。

陈圆圆优美大方的笑了出来,看着叶妩如此平易近人的模样,也忍不住心生好感,故意恭维道,“叶小姐……是吧?您可真会说笑,在你这么样的美人面前,我可不敢说自己长得漂亮。”

叶妩被陈圆圆的话逗乐了。

看着陈圆圆和叶妩有说有笑的模样,郭小四的心微微放下了不少,现在的他万分感激昨天晚上那个小领班的介绍,幸亏介绍了陈圆圆这么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不然的话,换个女人,怕是叶妩都没有好脸色。

陈圆圆哪里知道,今天自己跟郭小四的这一出,眼前这个年轻又绝色的小姑娘才是幕后黑手?反而看叶妩衣着不凡,态度却又没有太过明显的傲慢,这才有心结交,随便说两句趣话逗乐。

随便寒暄了几句,叶妩这才好奇的道,“陈女士,既然你也是个演员,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蓝梦这个人?”

提起蓝梦,陈圆圆的脸色瞬间变了!原本美丽得不可方物的脸蛋上,露出一丝隐隐的恨意和不甘,随即掩去……

叶妩时刻在注意陈圆圆的脸色,那一丝的变化,自然没有半点被她漏过。

果然呢,陈圆圆和蓝梦是死对头!

蓝梦年轻,又是个谪仙一般的人物,还是姜家养女,在娱乐圈里闯荡的那些年,一帆风顺惯了,而作为和她同期的竞争对手陈圆圆,虽然也美得很漂亮,演技又极好,可是相较于蓝梦的容貌,她还是稍微差了一些,当年两人竞争角逐龙国影后的位置,蓝梦仗着年纪、家世和容貌胜出,而演技更好的老戏骨陈圆圆却差了一筹,与影后的位置失之交臂……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两人之间结仇。

蓝梦息影嫁人后,却并没有放过昔日的竞争对手,反而利用她现如今的势力,一步步打击陈圆圆,将她从当红影星的位置拉了下来,陈圆圆如今染上了艾滋,未尝也没有蓝梦在幕后的设计!

所以,陈圆圆对蓝梦可谓是恨之入骨!

“叶小姐如何能问得出这样的话?”陈圆圆依旧一副八面玲珑的模样。

叶妩故意挑了挑眉梢,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咦?原来陈女士不认识我啊?我叫叶妩,蓝梦……是我的二嫂,她跟我丈夫君明翊的关系向来很好,所以我才随口问一句。”

“叶妩?”

陈圆圆细细品味着这个名字,只觉得耳熟,一直到电梯门开启时,脑海里忽然划破一道光亮,她想起来了!

豪门世家里的事情,基本上都不是什么秘密,而且跟娱乐圈的关系向来紧密,陈圆圆之前就听说过,好像有传言说是蓝梦嫁人之后,不安分,跟自己的小叔子搞了起来了,而她那小叔子也早已在去年成婚,听说娶的还是豪门之中赫赫有名的女强人叶妩……

眼前这个自信从容、耀眼绝色的美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叶妩?就是被蓝梦抢了丈夫的那个原配?

看见陈圆圆脸上一闪而逝的恍然所悟,叶妩终于抿唇笑了出来,“两位这是准备去干什么?”

“咳咳。”郭小四急着拜托叶妩这尊瘟神,赶紧回答道,“我要带圆圆姐去买件猎装,听说下午有一场野外狩猎赛,带她去见识一二。”

“噢?是这样啊?”

叶妩故意迟疑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两眼陈圆圆,“雁江市就有两家猎装店,我去看过,但是款式和衣料都不怎么好,这样吧……陈女士,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酒店里还有一套新的猎装,没穿过的,是我特意请国外设计师订做的款式,而且我看陈女士的身材跟我差不多,我可以把楼上的衣服送给你。”

“啊?”陈圆圆略微有点吃惊,“这不太好吧?”

叶妩抿嘴偷笑,“这有什么不好的?我跟陈女士一见如故……还希望你别误会是我在羞辱你呢。”

一见如故……

陈圆圆品味着四个字,眼底露出一抹深思,随即看了一眼郭小四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道,“那好吧,我就却之不恭了。”

“那我上楼吧?”叶妩笑眯眯的弯了弯眉眼,扭头看向郭小四,“四少,那就麻烦你在大堂休息室多呆一会了。”

郭小四苦笑不已,他能说什么?自己亲爷爷见了叶妩,都忌惮不已,他也就是敢在背后骂骂叶妩,凶凶家里老幺郭超罢了,在叶妩面前,他连个不字都说不出口!

眼见着郭小四也没出言反对,陈圆圆跟着叶妩又坐回电梯上了楼,回到顶层的总统套房,趁着乐南去拿衣服的时候,陈圆圆这才试探性的笑道,“叶小姐,说起来,我见你第一眼,也觉着万分亲切呢。”

叶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不过,请恕我八卦了点,听说你跟蓝梦的关系……似乎不太好?”陈圆圆察言观色的轻声问道。

叶妩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毫不掩饰的将手上的暖茶摔在面前的茶几上,“也不怕圆圆姐笑话,我和姜蓝梦名为妯娌,可是依我看……那种贱人,简直就是我们女人的耻辱!她出去偷人,我不管,可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在家里堂而皇之的居然跟君明翊那个渣男过起了二人世界,我呸!”

陈圆圆沉默了好半天,神色间剧烈挣扎着、纠结着,想了好半天,终于咬紧牙关的道,“叶小姐,也不怕你笑话,蓝梦那个女人,我跟她也有仇……我现在恨不得杀了她!”

叶妩故意满脸警惕的看向陈圆圆。

陈圆圆苦笑不已,坚定地看向叶妩,“叶小姐,实话不瞒你,我有爱滋。”

叶妩故意倒吸了口凉气,向后坐了坐。

注意到这么个细节,陈圆圆美丽的脸上越发哀伤,“我的病,都是蓝梦害的!是她故意用手上的资源和权势,逼得我在圈内走投无路,只能以身体换资源,可是她故意设下陷阱,安排了个有病的片商,我情急之下,居然没有丝毫防备,然后……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叶妩故意装出一副警惕的模样,低声怒道。

陈圆圆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不甘心就这么被她玩死,所以想报仇!但是以我自己的能力,向她这么一个世家贵妇报仇,无异于痴人说梦,我甚至连想让她也同样染上艾滋的机会都没有……今天看见你,坦言这一切,不过是希望能借助你向蓝梦报仇罢了!今天,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怕是以后我再想见你一面,就非常困难了。”

叶妩冷笑,轻轻的眯起双眼,“你倒是个聪明人,可是我帮你有什么好处?而且,你又能给我些什么?”

陈圆圆执拗的抬起头,“不是你帮我,而是我们相互帮忙!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叶小姐,我不相信,蓝梦抢了你丈夫君明翊,难道你不想向她复仇吗?难道你就这么放过她?”

叶妩哧笑了出来,“圆圆姐,你错了,我和君明翊只是利益结合而已,没有爱情,我恨蓝梦,不过是她抢了我丈夫,让我丢了面子,我不是那些被爱情和嫉妒迷花了眼的女人……所以,你的那一句互相帮助,并不成立。”

陈圆圆凝眸看向叶妩,咬紧了牙关,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今天孤注一掷的举动,难道就这么失败了吗?

叶妩垂下眼睑,没有去看陈圆圆。

陈圆圆沉默了好久,“叶小姐,她让你丢了面子,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想。”

一个字,从叶妩嘴里倾吐出来。

陈圆圆猛地抬起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死死地看向叶妩。

叶妩忽然灿烂的笑了出来,“我想报仇,但是这与你无关,凭什么要帮你?你又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陈圆圆心里恍然,“那么,叶小姐,如果我想拜托你帮我报仇,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叶妩轻轻的笑了出来,黝黑的眸子里划破一道光亮,从薄唇里吐出一句让陈圆圆震惊万分的话语来!

“你的命,和你以后的人生,都归我。”

陈圆圆倒吸了口凉气,死死地看向叶妩,“叶小姐,你的胃口还真是大……”

“你的命,和你以后的人生,值得我投资。”叶妩淡笑了出来,将身体靠在沙发上,“挺清楚,是投资,我会提供给你大笔治疗资金,但是你以后的人生,要归我所有,我要你死的时候,你必须去死。”

陈圆圆默,嘶哑着嗓子,“你确定你会对蓝梦出手?”

“会,但不是现在。”叶妩冷笑,“我保证,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尽快让蓝梦下去陪你。”

陈圆圆吐出了口浊气,静静地看向叶妩,恍然笑了出来,“我懂了……你在谋划些什么?而蓝梦,则是你这盘棋上的一枚棋子?如果我答应了你,也会成为你这盘棋上的一枚棋子?”

叶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眼睛轻轻地眯起来,陷入了莫名的回忆中。

上辈子的陈圆圆,也是这般仇恨着蓝梦,恨她恨得要死,花光了她的演艺积蓄之后,再没钱继续治病,便决定孤注一掷,在一次公开性质的慈善晚宴中,故意出现,裙子下面揣着一把匕首,想跟蓝梦同归于尽……

可是,她做梦都没想到,最后死的是她自己,而她不仅没有报得了仇,反而还成全了蓝梦!

恰恰就是那把匕首,没杀得了蓝梦,只是刺破了她胸口处的礼裙,蓝梦胸口的那块胎记被媒体们报导了出来,还配以图片……

蓝家就是看了那张图片,才认出她是蓝家失踪了多年的女儿的。

上辈子的陈圆圆,不仅没有报仇,反而还将蓝梦直接推上巅峰,让她成了高高在上的蓝家大小姐……

在监狱中接到消息的陈圆圆,最后被活活气到自杀!

前几天郭超决定对家族出手的时候,叶妩才想起来这事,让人调查到陈圆圆的电话号码,故意才跟郭超提起陈圆圆,把她引到雁江市,设下了这么个局。

是的,就是一个局。

从今天早晨在电梯里的邂逅偶遇,到叶妩故意问起蓝梦的事,就是为了引她向自己摊牌……

陈圆圆是个很聪明又识时务的女人,她很懂得抓住时机,正是因为知道她这一特点,叶妩才故意安排了这一整套的设计。

眼见着叶妩沉默了下来,似乎静待自己的答案一般,陈圆圆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按照她原本的打算,这几年努力赚点钱,让自己享受人生最后的欢愉和快乐,当病情再也无法遏制住时,就拼着这条烂命,跟蓝梦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现在,有了叶妩这一条线,自己不仅能多活几年,甚至可能让蓝梦有更加凄惨的结局……

只要想到能多活几年,陈圆圆原本寂寥的心,便蠢蠢欲动起来,即便不能多活,可只要让她这些日子里不再那么痛苦,这足以够本了!

而她需要付出的是什么?

不过是某些手段和这具破烂肮脏不堪的身体罢了。

想到这些,陈圆圆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抗拒,坚定认真的点头,“好!我,同意。”

叶妩终于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冲着陈圆圆伸出手,“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大小姐?我是应该这么叫你吧?”陈圆圆的笑容轻松了许多。

叶妩耸了耸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随即又故意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对了,圆圆姐,你今天跟郭小四是……”

“有人在算计他,这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陈圆圆不甘示弱的抬起头,“虽说我现在是为你服务,可毕竟也收了人家的钱,要对得起职业操守,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是谁指使的。”

“唔,你倒是人品不错。”

叶妩笑了笑,夸赞了一句,随后冲着客房内室打了个响指,“麻溜的滚出来!”

在陈圆圆满脸的震惊表情下,郭超磨磨蹭蹭的从内室里走了出来,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便一屁股坐在旁边,没好生气的道,“叶妩,你就不会好脾气点啊?”

叶妩白了一眼郭超,“闭嘴!”

郭超哭笑不得,“行,你现在是老大,我不说了。”

叶妩这才将视线投向陈圆圆,淡淡的笑了笑,“很简单,昨天晚上郭超去找你,也是我安排的……”

叶妩自以为的淡然笑容,却不知,落在陈圆圆眼底,是多么的恐怖和深沉!

陈圆圆一直自认为自己就算不是多么的聪明绝顶,好歹也不算个笨人吧?可是,直到郭超出现的一刹那,她才清楚的认识到,跟叶妩这么个心思缜密又可怕的女人比起来,她到底有多天真单纯!

陈圆圆彻底苦笑,低下高傲的头颅,“叶小姐,我算是服了,彻底服了!怪不得他们都那么怕你……”

叶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你不怪罪我设局套你就行。”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陈圆圆认输,不会这么没品的。”陈圆圆落落大方的笑道。

叶妩微微的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最好。今天下午这场狩猎赛,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陈圆圆早就做好给叶妩做事的心理准备了,点头道,“请说。”

叶妩将一只定位手表递到桌面上,干练的道,“今天下午的狩猎赛,是雁江市豪门世家,为了打探我此次前来的底细而故意举行的,你要做的是,今天下午搭上郭家大少郭尧,我会让人给你制造机会,然后把他引到我设定的地点就行。”

陈圆圆接过手表,好奇的看了一眼,“这只手表……貌似没什么特别的?好像就多了一个秒针?”

“红色的那个,不是秒针,而是指南针,指引你走的方向。”站在后面的乐南开口道,“记着,预定地点那里,有一棵巨大的杉木,那附近我们是猎户们挖好的陷阱,不会伤到性命,最多是从马上摔落下来,为了避免你被迁怒,你最好也受点伤。”

陈圆圆认真地点了点头。

换好猎装下楼时,郭小四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暗暗地瞪了一眼陈圆圆。

叶妩好像没看见他那张臭脸似的,反而言笑晏晏的道,“郭四少,一起过去吧?今天的狩猎赛,我也有收到邀请,正准备和司凛过去呢,有你这个本地人带路,正好省得我问别人了……想必,你是不会介意的吧?”

郭小四能说些什么?自己家现在可是叶家的附庸家族,他就算心里再不乐意,也得乖乖听话啊!

今天下午的狩猎赛,是在金煌会所举办的,打猎的位置正好是金煌会所后面跟深山毗邻的那块密林,里面是纯粹的野生动物,野性未除,正是显示胆量和能力的好对象。

当这一行人来到金煌会所时,雁江市大部分的豪门世家子弟已经到了,而作为本次目标的郭家长孙郭尧,也自然位列其中。

恐怕郭尧做梦都想象不到,这一场比赛,他已经成了猎物。

陈圆圆,是那只箭;

郭超,是那只弓。

之前叶妩一直在深山老林里晃悠,随后又跟郭家墨迹了那么多天,哪有功夫见雁江市这一众豪门世家的人?

于是乎,某些人就想到了这么个法子,她不是号称在深山老林里打猎游玩吗?那索性成全你,我们就举办一个狩猎赛,借口欢迎你叶妩,看你来不来?

而作为雁江市最奢华、最有名的会所——金煌,力压其他会所俱乐部,承办了这场狩猎赛。

叶妩来时,大厅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无数双眼睛向她投来,而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注视,反而优雅大方的冲着全场颔首而笑。

有些人向上前来攀谈寒暄,可偏偏有人还想躲着叶妩这个女人……郭尧就是躲着叶妩那种人的代表。

上次跟亲爸郭兵一起上门,却被叶妩当众用合同文件拍在了脸上,打那以后,叶妩这个名字就成了郭尧的禁忌,似乎对叶妩都产生了心理阴影,悄然不露痕迹的向后退去。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越是躲,叶妩反而拒绝了旁人的攀谈,和郭小四一起向郭尧走去,“郭大少,别来无恙啊。”

正准备开溜的郭尧被叫住,脸都黑了,可是现在身份不同,只能按捺下那股子浓浓的厌恶和若有若无的畏惧,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叶小姐。”

“郭大少果然有胸襟,没计较我前几天把文件拍你脸上的事。”叶妩灿烂一笑。

郭尧险些被这话气得一口老血呕出来!

可是眼前的叶妩,他暂时又得罪不起,只能按捺下所有的怒意,故意转移话题的笑道,“叶小姐真会说笑,噢,对了,今天的狩猎赛好像是两人一组,不知道叶小姐可否想好了跟谁一组?”

“哈?要两人一组啊?”叶妩面露为难,故意扭过头,看看了司凛,又看了看乐南,“司凛、乐南,要不然你们俩一组吧?司凛,你要是跟我一组,丢下乐南自己,怕是不好……”

“那你呢?”司凛故意挑眉问。

叶妩将视线投向郭尧,捉狎的问道,“想必我跟郭大少一组,郭大少是不会介意的?”

什么?!

让自己跟叶妩这么个恶毒的女人一组?那还不如一箭射死自己来的痛快!

想到这里,郭尧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一眼堂弟郭小四身边的女伴,好像是个女明星?

“叶小姐,很抱歉了,我堂弟今天特意带个女伴过来,就是给我准备的,我跟她已经约好了……”一边说着这话,郭尧一边向陈圆圆伸出了手,还狠狠地给堂弟郭小四使了个眼色。

陈圆圆先是一愣,随即意外的瞟了一眼叶妩……居然真的自己和郭尧一组了?还是郭尧亲自邀请的?213_134

Tagged